大事大悲

这篇博客写的很细碎的原因在于我听了一集播客 EP20《你的夏天还好吗?》 - 悲观生活指南,她们提到了这本由金爱烂所写的《你的夏天还好吗?》。虽然我并没有进行阅读,但是她们说这本小说的文笔是真实地描绘出了感受。因此,我也尝试着把感受更细致地描绘出来,不为任何人,只想让以后翻阅的自己能真切地回到 2022年2月11日的夜晚。


小学时常常在作文里写“时光如梭,岁月如箭”,但那时的我从不明白何谓“时间”。那段时间里每一天都漫长得如同一年。从起床开始期待课间,从上课开始期待午休,而一到午休就仿佛已经放学,整个人欢欣鼓舞。这几年却觉得时间太快了,快到我都无从谈起,而结果便是对这一年那些寥寥无几又不值一提的事感到羞于启齿,以至于写下2022年的第一个月回顾时只想到两个字:惨淡。

说今年以“惨淡”开头主要是因为我所期待的都落空了,我所不屑一顾的都成功了。这不仅让我无法高兴,甚至觉得悲哀到搞笑,以至于我不得不怀疑这是我能力的问题(所有安慰的话语我都能倒背如流)——好吧,其实就是能力的问题。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这种悲伤感让我不得不写博客的原因在于我清楚地知道如何安慰自己、如何进行下一步、如何不 take it personally,但是我还是放任自己沉浸在那种自我批判的兴奋中。对,又兴奋又悲伤。这似乎听起来很矛盾,其实不尽然,这种自我批判形式的“自虐”令人上瘾。那种积极的安慰话术才是真正的浪费口舌,因为每个人都对此心知肚明。(写到这里时突然想到韩炳哲所说的功绩社会中的积极主体,我们拼命试图用积极的方式去解读失败,显然也是过度积极的体现,因此我现在所书写的负面文本,似乎只是另一种对过度积极的弥补。)

这种状态下的心情难以言表。所谓的悲伤沉沉地坠在心底,又酸又涩。我表面上对这些失败不屑一顾,实际上黯然羞愧。我对我的无能感到气愤,我对“我知道我的无能”而感到悲伤,我对“因为知道我的无能而感到悲伤”感到不齿。这如同一个黑色的漩涡,任由自己被水流卷进哀伤里,我甚至因为水呛进气管时导致的刺痛而感叹生命的鲜活。

这是一种奇怪又难得的心情。回过头来看,我其实并没有经历过失败。那些不想要的东西,那些未曾尽全力的东西,那些不需要满怀期盼的东西,都不能称之为失败。因此在如今收到接二连三的失败时我不得不停下来,写下这一杯酸涩呛人的劣酒。

除此之外让我困惑的点在于我无法接受自己真的去追求世俗意义上的成功。这甚至是“不道德”的,有悖于我的“哲学精神”(虽然我也不知道我有哪门子的哲学精神)。你可以认为我只是在为自己的无能开脱(没错,有一部分是这个原因)但我也认真地设想过活得贫困潦倒的我,其实也还不错,毕竟我想要的只是孤独:让我在心流里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