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gh, Math

Post at — Jul 24, 2022

June 26

每次被数学打击得体无完肤我就去吃个brunch/炸鸡/可乐快乐一下,一颗心缝缝补补又敢再爱数学一次。 结果坐到书桌前再看:看不懂、做不出。 啊…心又碎了。💔

July 9

其实不止数学。这两天写前端也依旧是痛苦万分,实在搞不清楚 React Hooks 到底是怎么运作的。Javascript 又有无数种写 anonymous function 的方法。为什么啊——有病吗? 一想到新的一周马上就要到了,我还没有复习数学就非常的心碎。周一和导师的会议也没有准备…哦对了,还没有给下周备课。这周的时间表也没交… 听说新的 covid 非常严重,在想要不要毒死我算了。

好想摆烂。

July 16

希望这个 Web App 项目能顺利结项。理解 DP 的数学推导倒是顺畅了很多,没有那么痛苦。前段时间一直单曲循环这首歌《这世界那么多人》,真的是莫名其妙地 emo 。emo 的点也很简单,我觉得我好像因为 research 放弃了许多事情,感觉我的大学生活平淡如水(呃,这个感觉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July 24

最近一直来不及写数学题,心里难免有些担忧。我要不要剥夺睡眠来完成这些事情呢?再加上对小组作业一直有些愧疚,觉得我写的代码不够多,但是写起来也很艰难痛苦(我宁愿陷入数学的痛苦中而不是这个)…最近听了一期播客,里面说刺激性的快乐来源于多巴胺,而痛苦之后的快乐来源于内啡肽,因此内啡肽的快乐更像是补偿。这么一想,难免人人都喜欢自虐吧… 还是有一颗想摆烂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