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的随笔集合

Post at — Dec 30, 2021

二零二一的十二月

这两日考完试一直沉迷于模拟人生4。最初分析过喜欢这个游戏的原因,无非是虚拟世界(“元宇宙”——试图跟上潮流)里展开新人生的我可以有机会让许多事情重新来过然后走上人生巅峰。这个游戏下载卸载了也有三四次了,每一回开局都是一对情侣在三米舒诺(模拟人生4中的唯一一座城市)的一个小破公寓里。一位去大学里读物理学(毕业后做科学家路线),另一位成为教师。每一次都是这个开局,以至于无法再欺骗自己这么开局是因为自己是喜欢两人的故事,因为这就是我想要的人生。

游戏中读大学的小人需要写作业和考试,我控制着让她每次下课后都写作业,但讽刺的是我自己已经两个多月没有写作业(和种树了)。也许是因为在现实中我无法身体力行的成为一个straight A student,所以就连游戏我也兢兢业业。

昨晚躺在床上时突然想到,游戏中的睡觉和现实里的睡眠何其相似。就模拟人生4和星露谷物语而言,都是睡觉之后时间的飞速流逝,像是突然闪现到了早上。而在现实中,当我们进入睡眠状态的那一刻起我们也失去了对时间的感知,直到起床,我们何尝不是倍速度过了夜晚。这么想来,别人开玩笑说我们的人生是地球Online也无可厚非,也许我只是高维生物的一个游戏角色,而它正在操纵着让我写博客。只是我们的语言也像模拟人生4中的模拟语一样,只是高维生物的胡言乱语呢(LMAO)? (话说回来,这个角度甚至能为我两个月的低效率开脱。也许我的操纵者让我拖延是它也疲于盯着我“自主”地写作业了。)

世界就像个套娃——地球Online里的我玩模拟人生,模拟人生里的Sims玩“永远的模拟市民”。

二零二一的十月

在今天 October 29th, 2021 写下这些反思是为了以后能更好地避免拖延。隐约记得四月份的时候因为下载了Forest而开启了为期三个月的高效学习时期,纵然我已经无法记得那时我到底做了些什么,但是如今的我和当初比起来,也确实有了些长进。

上周和 HQ 聊天时我说我总会因为无法“卷赢”而痛苦,实际上这里的“卷”是字面意义的“内卷”——我“卷”我自己。如果我无法感知到这个月的自己比上个月有所长进,我会陷入自卑的抑郁情绪中,而如果感知到了与过去自己相比的优越性,那么我又获得了继续工作的动力。她说她的ENTJ朋友也有这个毛病。那一瞬间有些释然,因为我需要优越性而苟活的需求已经逐渐蔓延,不止需要从自身上获取,甚至扩散到其他途径。比如对于我每三个月一次的社交病(我总结下来,每三个月总有一段时间我会十分渴望陌生人社交)我终于有了合理的解释:我需要网友来让我明白我活得不差。我曾自嘲地想为什么会有这种卑劣的情感需求(或者说自私,其实我并不大介意),但仔细一想,我的动力都是“不想成为那种我讨厌/看不起的人”。我只是以平常的社交姿态去观察他们的生活聊以慰藉,毕竟“论迹不论心,论心无完人”。

在提笔写这篇反思时发现每月/每周回顾实际上十分有用,我的每月回顾在9月停止,10月则彻底没有任何的周回顾。这么想来我的低效率是由十月开启的。

这个月发生了许许多多的事情,认识了不同的人,见识到不同的自己。大概10/15号左右开始了持续不到一周的社交饥渴症,然后一周之内就卸载通讯软件厌倦了沟通。但坦白而言这次的社交体验并没有让我产生优越感,因为过于不同的群体差异将我淹没了,以至于我甚至生不出庆幸,而是怜悯地看待。这显然不大好。

也许低效率也和这学期无聊的课程有关。算法设计显然过于为难我,而神经网络又是老生常谈。两者加在一起,难免令人厌倦。

二零二一的七月

没想到闲下来写博客的时候已然是一个半月以后。期间忙里偷闲地读了《倦怠社会》,争分夺秒地在flexibility week时充分发挥拖延症以玩了30hr的星露谷物语;然后在week7忙得脚不沾地——一周完成了70小时的番茄钟,就为了做一个Java的项目。六月底还是七月初的时候因为听了几集播客,又文思泉涌像是要写博客,但想着要忙其他事以后再写,现在提笔时全然忘记当初的目的和思考,茫然而不知所措,只剩遗憾。

在项目ddl的间隙里我抽空写这篇博客,主要目的还是为了记录一下空闲的思绪和闲言碎语,反正这个个人博客不大可能有其他人看到,还算安心。

说起这种被ddl一个个推着前进的学期,实在是令我恼怒。恼其对我个人自由时间的侵占,也恼我自己无法摆脱ddl带来的压迫感,占用我为数不多的情绪带宽。这种被人推搡着往前的被动令人愤怒,就我贫瘠的文笔无法描述这种逐渐窒息在琐事和社会世俗的状况,残酷的是无法脱身,且我并没有勇气和能力彻底不顾这些条条框框。以至于处于状态之时,大概就是“无能狂怒”的可笑自我——想抵抗但又不敢抵抗。

前面提到在 Flexibility Week 里喜欢玩的游戏,星露谷物语,实在是令人上瘾。游戏世界宁静而美好——这是我能想到最贴切的描述词汇,却也是最质朴的。从前的我从不屑于乡村的田园生涯,但游戏结束后我却能深刻感受到“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悠然。

于2021年7月19日,一些不成体统的胡言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