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中的碎碎念

Post at — Jun 26, 2022

最近的CS小组作业让我压力倍增,主要是因为组里大部分都是大佬,所以 Peer Pressure 占了大头。大佬们业务熟练,我当然不敢去写后端,只能从零开始学习前端。但又不大熟悉据说令人痛苦的 JavaScript / TypeScript ,从而导致写代码10分钟 google 半小时。比如今天就格外倒霉:在就快要 merge to master 的时候 master 的最新更新让我整个 branch 大崩。而痛苦之处不过于看不懂。看不懂,不想修,就更看不懂。

在因为这件事情导致心态大崩,我未免想去放松一下,结果随便看了看导师的 Twitter。 在搜索 Twitter 的时候跳出来导师主页的网址便顺手点了进去,之前大约都看得不怎么仔细,今天一看才发现导师之前还带过一个学生,三个月发了同领域的 paper。这一下压力更大,因为对比看来我的履历实在太差,数学能力实在堪忧。

这随便一看便打击得我体无完肤。代码写不出,在CS里算不上佼佼者;数学又看不懂,和不学数学的人相比只有 「听说过这个名词」 和 「没听过」的区别。一时间不得不开始怀疑我喜欢做 research 的真正原因,难道是卷不过刷题的工作党才想通过这种方式成为某种层面 「更高尚」的人?

逐渐感觉我对 Research 但喜欢和最开始对 CS 的十分相似。没有它我似乎就会不知道如何定义自己。但我为什么要定义自己?我为什么要以社会上的职业来定义自己?我明明没有工作,为什么有这个习惯?

这种逼近存在主义危机的悲伤使我迫切地需要寻找某种慰藉。我最喜欢的缓解方式是吃一顿 Brunch(必须是好看又好吃的)。关键不在于食物本身,而是 brunch 的是属于慢节奏生活特有的。它让我不得不跟着一起放慢节奏。(尤其是在上大学之后,时间快得无法感知。时间如文字一般从眼前掠过。)

四五月份的时候又发现了星露谷物语的乐趣。主要是因为它有许多拓展包:Stardew Valley Extension, East Scarp, Ridge Side Village。然而虽然整体内容丰富,我最喜欢的还是第一年春,这种游戏玩起 minimax 来十分畅快(不禁想到对这种游戏的痴迷是不是因为幻想有可以 minimax 自己人生的一天)。

玩星露谷物语的时候习惯性地会在 Bilibili 上随便看一个主播的实况,然后试图玩得比她好。这又逐渐放宽了我对视频的限制,不得不重新建立起克制。抑制刷视频的欲望还算简单,只要想到算法给我推荐我会喜欢的东西时会有种被看透内心的恶寒,久而久之就不会再去使用。之后我也很自然的卸载了玩到第一年冬的大拓展档和 Bilibili(毫不手软 🥵),但这也导致了我的快乐来源骤减(在不玩星露谷物语之后),似乎只剩海棠市还有些可以逗人一笑的花。

第二天一早又去吃了 brunch。

去的路上打开播客软件发现宝婷更新了不可理论。最新一期的主题是「阅读」,与文学、哲学有关。这下正中红心,听着听着播客就扫除了这两日迟迟不散的阴霾。尤其听到嘉宾说「坐着读不懂就站着读,站着读不懂就躺着读,躺着读不懂就抄下来用能懂的文字描述,看看能不能拼凑出一个大概。」

这段话一下子就让我想到了我读数学的状态:

「懂的人自有自的理解,不懂的人都是一样地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