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二一的十二月

这两日考完试一直沉迷于模拟人生4。最初分析过喜欢这个游戏的原因,无非是虚拟世界(“元宇宙”——试图跟上潮流)里展开新人生的我可以有机会让许多事情重新来过然后走上人生巅峰。这个游戏下载卸载了也有三四次了,每一回开局都是一对情侣在三米舒诺(模拟人生4中的唯一一座城市)的一个小破公寓里。一位去大学里读物理学(毕业后做科学家路线),另一位成为教师。每一次都是这个开局,以至于无法再欺骗自己这么开局是因为自己是喜欢两人的故事,因为这就是我想要的人生。

游戏中读大学的小人需要写作业和考试,我控制着让她每次下课后都写作业,但讽刺的是我自己已经两个多月没有写作业(和种树了)。也许是因为在现实中我无法身体力行的成为一个straight A student,所以就连游戏我也兢兢业业。

昨晚躺在床上时突然想到,游戏中的睡觉和现实里的睡眠何其相似。就模拟人生4和星露谷物语而言,都是睡觉之后时间的飞速流逝,像是突然闪现到了早上。而在现实中,当我们进入睡眠状态的那一刻起我们也失去了对时间的感知,直到起床,我们何尝不是倍速度过了夜晚。这么想来,别人开玩笑说我们的人生是地球Online也无可厚非,也许我只是高维生物的一个游戏角色,而它正在操纵着让我写博客。只是我们的语言也像模拟人生4中的模拟语一样,只是高维生物的胡言乱语呢(LMAO)? (话说回来,这个角度甚至能为我两个月的低效率开脱。也许我的操纵者让我拖延是它也疲于盯着我“自主”地写作业了。)

世界就像个套娃——地球Online里的我玩模拟人生,模拟人生里的Sims玩“永远的模拟市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