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二一的十月

在今天 October 29th, 2021 写下这些反思是为了以后能更好地避免拖延。隐约记得四月份的时候因为下载了Forest而开启了为期三个月的高效学习时期,纵然我已经无法记得那时我到底做了些什么,但是如今的我和当初比起来,也确实有了些长进。

上周和 @HannahQian 聊天时我说我总会因为无法“卷赢”而痛苦,实际上这里的“卷”是字面意义的“内卷”——我“卷”我自己。如果我无法感知到这个月的自己比上个月有所长进,我会陷入自卑的抑郁情绪中,而如果感知到了与过去自己相比的优越性,那么我又获得了继续工作的动力。她说她的ENTJ朋友也有这个毛病。那一瞬间有些释然,因为我需要优越性而苟活的需求已经逐渐蔓延,不止需要从自身上获取,甚至扩散到其他途径。比如对于我每三个月一次的社交病(我总结下来,每三个月总有一段时间我会十分渴望陌生人社交)我终于有了合理的解释:我需要网友来让我明白我活得不差。我曾自嘲地想为什么会有这种卑劣的情感需求(或者说自私,其实我并不大介意),但仔细一想,我的动力都是“不想成为那种我讨厌/看不起的人”。我只是以平常的社交姿态去观察他们的生活聊以慰藉,毕竟“论迹不论心,论心无完人”。

在提笔写这篇反思时发现每月/每周回顾实际上十分有用,我的每月回顾在9月停止,10月则彻底没有任何的周回顾。这么想来我的低效率是由十月开启的。

这个月发生了许许多多的事情,认识了不同的人,见识到不同的自己。大概10/15号左右开始了持续不到一周的社交饥渴症,然后一周之内就卸载通讯软件厌倦了沟通。但坦白而言这次的社交体验并没有让我产生优越感,因为过于不同的群体差异将我淹没了,以至于我甚至生不出庆幸,而是怜悯地看待。这显然不大好。

也许低效率也和这学期无聊的课程有关。算法设计显然过于为难我,而神经网络又是老生常谈。两者加在一起,难免令人厌倦。